freedom

【原创/大概无cp】通向冒险之路

原创人物有,时间段原著第六部以后。
大概是原著向,视角跳跃有点儿凌乱,当然结局还是魔王被打败世界和平。
我们假设,被推上霍格沃茨校长位置的不是西弗勒斯·斯内普,也不是卡罗兄妹,而是另有其人…
“我做了很多错事,很多很多。”
“我没有勇气反抗我的主人,即使在现在,我默许了这里发生的事情。”
“我只讲述事实,并不掺杂主观。”
“人都要为自己的错误赎罪,不是么?”
欧欧西归我,帅气潇洒归劳德和教授。
以上。
————————————————————————————————————————————————
chapter 2
西弗勒斯·斯内普坐在黑魔法防御术教授的席位上,脸色阴沉得可以滴出水来。属于校长的位置上空空如也,没错,空空如也!克莱森·温斯特在开学第一天就缺席了,又也许是迟到了,米勒娃·麦格看向他的眼神几乎可以穿透他的肩胛骨将他钉在椅子上。格兰芬多院长毫无畏惧且充满厌恶痛恨地看着现任的斯莱特林院长兼黑魔法防御术教授,被时光打磨出痕迹的脸颊狠狠地抽了抽。
斯内普同样烦躁地在长桌下捏紧自己的魔杖,掩饰自己内心的疑惑与不安。
学生们的窃窃私语声像是老鼠在角落里悉悉簌簌,偶尔格兰芬多长桌还会传来几声刻意提高音量的侮辱,不出意料,韦斯莱,隆巴顿,还有哈利·波特的那群朋友们。缺了主心骨三人的格兰芬多不会缺乏烙在骨子里不加掩饰的正义感和给人惹麻烦的本性,想到这里,斯内普的眉头紧紧地皱起来。
“西弗勒斯,我们的新校长……?”斯拉格霍恩代表着教授席的所有教授硬着头皮开口问了问题,他闪烁着眼睛看向斯内普,圆滚滚的身子将他的长袍撑得紧绷绷的。
“关于这一点,我只能说句:抱歉,我也不知道。”斯内普抬了抬眼,漫不经心又木然地回答,他确实不知道克莱森·温斯特在哪里,正在做什么,可以说是完全不了解这个像是凭空冒出来的男人。
麦格移开了她的目光,而坐在她身旁的弗利维轻声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安慰她,这位老教授才缓和一些脸色。
在学生们自顾自的交流,斯内普的手还没有碰到衣领,麦格的神情还没有恢复,施加了魔法的天花板上的星星刚完成一次闪烁时——
大门被缓缓推开,甚至能算得上温柔有礼,克莱森·温斯特穿过人群迅速走向校长的席位,英俊的脸上带着些歉意的微笑。“我很抱歉。”他轻声说,向面前的人们弯了弯腰,“我必须道歉,我迟到了。”
斯内普注意到了他袖管里正在不自觉颤动的指尖、苍白像刷了层漆的脸色、毫无血色的嘴唇和被冷汗浸透了的袍角被不明显撕裂的长袍,大概明白了对方之前接受了什么。
毫无疑问。他嘲讽地卷了卷嘴唇。克莱森·温斯特刚刚被黑魔王用钻心剜骨惩罚了。他们性格阴晴不定的主人很显然又因为什么动了火,以至于忘记了温斯特的身份与任务,向他念出了酷刑咒。
“看来一年级新生还没到,感谢上…(Go)梅林我还没酿出大过来。”温斯特忽视了台下学生的嘘声和低低地咒骂,温和地继续话语,“我是克莱森·温斯特。”他看起来真得完全不像个食死徒。
简短迅速地结束话语,温斯特在椅子上坐下,迅速扯过斯内普的衣袖:“缓和剂…”他轻声细语地吐出单词,言语里礼貌地恳求让斯内普忍不住狐疑地挑高眉毛,那双湖绿色的眼睛里压抑不住痛苦。
他的大脑神经应该还在抽痛吧。斯内普讲究事实地推测,不动声色地抽回自己的衣袖。
“等到晚宴结束。”他不敢相信自己吐出了这句话,他答应了一个素不相识的食死徒为对方提供缓和剂!
温斯特轻轻点了点头,接着礼貌地对神色凝重惊奇的格兰芬多女院长颔首致意,嘴角有提起了点笑容。
“好久不见,麦格学姐。”

【原创/大概无cp】通向冒险之路

原创人物有,时间段原著第六部以后。
大概是原著向,视角跳跃有点儿凌乱,当然结局还是魔王被打败世界和平。
我们假设,被推上霍格沃茨校长位置的不是西弗勒斯·斯内普,也不是卡罗兄妹,而是另有其人…
“我做了很多错事,很多很多。”
“我没有勇气反抗我的主人,即使在现在,我默许了这里发生的事情。”
“我只讲述事实,并不掺杂主观。”
“人都要为自己的错误赎罪,不是么?”
欧欧西归我,帅气潇洒归劳德和教授。
以上
————————————————————————————————————————————————
chapter 1
“这会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斯内普先生。”金发青年轻声对身边面无表情的男人温和地说,自顾自的神情好像并不在意对方的回答,湖绿色的眼睛却紧紧锁住了年轻的魔药大师,凛冽的寒冷光芒刀片似的让对方一阵不舒服。
斯内普思索了几秒仍旧没法儿理解黑魔王的新宠的话语,他只能哼一声,努力地放空大脑,在心里盘算着差不多算是出现巨大纰漏的邓布利多的计划,像每个渴望得到黑魔王认可的食死徒那样表现出对突兀出现的抢功者的不满。
克莱森·温斯特从喉咙里发出了几声轻笑,金发碧眼的男巫随意将碎发捋至耳后,依旧不减英俊的脸上的柔和。他古怪地看了斯内普一眼,附在对方耳边说了一句什么,转身步履轻快地离开,甚至友好地举起手臂向对方挥手道别。微风将他的金发拂起,唇角描摹出的柔和弧度,略微弯起的清澈湖绿色眼睛都让他与整个马尔福庄园显得格格不入。
搞得好像这个男人除了手臂上的黑魔标记有什么地方像个食死徒一样。斯内普有点儿刻薄地想,起码他和对方第一次见面完全就被比下去了,这让他多多少少有点不舒服,而且…邓布利多的计划。他迅速在原地幻影显形,深深拧起的眉头彰显出极其糟糕的心情。他必须快点赶到霍格沃茨将这件事情告诉邓布利多。
“你可以欺骗黑魔王,但永远别妄想欺骗我。”
虽然和贝拉特里克斯的话语几乎一模一样,但温斯特稳操胜券的语气还是让斯内普感到有些不安。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有比杀死邓布利多更大的功劳呢…?
温斯特那张英俊的脸在他心头挥之不去,冰冷却清澈的湖绿色眼睛投出的锐利目光总让他不自觉地联想到邓布利多。斯内普不舒服地裹紧黑色长袍,闷哼了一声打消了这个念头。黑魔王和邓布利多联手,哈,那就根本没人能抵抗…他又不自觉地想起来波特家的男孩,可以打败黑魔王的希望,他现在应该是在紧锣密鼓地筹备逃亡吧,说不定顺带着还能在痛骂怨恨几句杀死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凶手…
克莱森·温斯特。
从来没听过的名字。
年轻英俊的男人。
深得黑魔王的信任。
格外多出来的人物让斯内普感到了深深的压力,来自他的主人黑魔王。那双狭长深陷的鲜红眼瞳似乎在暗处徘徊着,看穿他们的一切。
但他明白,一个在如此黑暗时代里还能轻松自如的微笑的男人,不是个更加残忍的暴徒,就是个强大到足以控制一切的善者。而克莱森·温斯特显然不属于后者。那么就只能属于前者?寻找到了更加残忍领袖的生性残忍者?
这是个坏透了的消息。至少对于1997年的西弗勒斯·斯内普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