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笑啊

走了。

蜂蜜,金子,炽烈的金焰与至死的荣光。

那是Godric的满头金发。那铭刻着他们的青年不羁的经历,每一个在风里烙在对方唇边的吻,交缠的炙烫与冰冷,长剑透体而过经鲜血淋漓最终在尖端明晃晃地闪着、像映衬在篝火边,又像被镀上了生活的火。

硝烟。

他们的梦想在硝烟中成长,跨过滚滚烟尘的威尔士,踏过苏格兰柔软泛青的牧草,伫立的城堡叫霍格沃茨,叫梦想,叫家。

他该走了。Salazar疲倦地想。他的血是冷的,不像Godric的鲜血能灼伤人的皮肤,让人永生难忘。他们一起念下的誓言,他一个都没忘。

他什么也没带走,他携着满身的沉重,再也带不走别的了。他的心里沉甸甸的,装着巨龙金灿灿的宝藏。

评论

热度(17)